/*;">*/ /*;">*/
利润骤降,京东“藏富”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(来源:投资界)



       强监管之下,互联网巨头或多或少变得低调了,京东则更直接,与高额利润导向的互联网公司切割。

8月23日,京东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。当季度京东经营利润从去年的50亿元下跌至3亿元,同比下降95%,即使剔除主营业务以外的项目,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(Non-GAAP),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6亿元,较去年同期59亿同比下降22%。

相比利润,2021年第二季度京东实现收入2538亿元,同比增长26.2%,超出了市场预期。用户增长同样亮眼,过去12个月京东的活跃购买用户数达到5.32亿,较去年同期净增了1.15亿,单季新增3200万也创下历史最高增量。

但经营利润大跌增收不增利,原因在于京东增加了成本支出,持续加大在供应链、物流方面的资本投入,以及提升员工薪酬福利等措施,有刻意保持低利润率之意。

业绩增收不增利

“与平台企业不同,京东是一家同时具备实体企业基因和属性、拥有数字技术和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。”在财报发布的一周前,由新华社瞭望智库召开的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路径线研讨会上,京东集团副总裁曾晨帮京东摘下“互联网公司”的帽子,与京东方、海信同坐“新型实体企业”席位。

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,京东零售徐雷也向分析师强调,京东是一家兼具实体企业属性和数字技术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,与平台经济模式有着本质的不同。

在“新型实体企业”基调之上,京东包括自营业务、平台业务及广告服务在内的核心业务京东零售基本盘保持稳定,带动第二季度净营收达到2538亿元,高于市场预期的2484.7亿元。

同时,二季度京东的营业成本高达1724亿元,同比增长28.8%。过快的成本增长影响了京东整体毛利率。这个季度,京东毛利率只有12.5%,低于市场预期的13.8%。

分业务来看,京东零售第二季度经营利润近60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加11亿元;但物流投入空前加大、新业务亏损严重、用工成本增加拖累了利润。

首先,物流板块,京东物流去年二季度高达21亿的经营利润,到了今年二季度直接转为3.6亿的亏损。这项数字的背后,京东物流的营业成本从去年二季度275亿元飙升69.9%至今年二季度467亿元。

其次,包括京东产发、京喜、海外业务、技术创新在内的新业务板块,本季度收入达69.6亿元,同比增长60.3%;亏损却达到了30.2亿,同比也扩大158%,亏损率高达43%。根据新的统计口径,从第二季度起,京东云和AI业务的业绩直接被剔出新业务,也不再合并到报表。

而新业务的亏损大头是社区团购,根据中信证券的预估,2021年第二季度社区团购单季亏损超过25亿元。

最后,一般及行政开支第二季度支出26亿元,增速高达80%,主要原因在于股权激励费用增加。该季度员工股权激励费高达20.77亿元,而去年同期只有6.33亿多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京东体系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司员工数近40万人,较去年同期新增了近12万人。与员工数量同步增加的是,京东员工薪酬也有所提升。京东集团于日前宣布,自2021年7月1日开始到2023年7月1日,用两年时间,将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。

财报后,野村发表研究报告表示,京东集团第二季盈利及收入胜预期,综合营运利润率低于预期,主要因新业务的亏损较高,不过管理层对下半年零售业务看法正面,预期第三季收入按年增长约20%,符合该行预期,将京东目标价下调至341港元。

花旗上调京东2021-23年的收入预测各0.3%,非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预测亦调升6.7%,以反映公司表现及其战略投资,但下调公司的ADR目标价,由115美元降至108美元。

中金公司表示,京东第二季度营收跑赢同业,主要受创纪录的3200万季度净用户增加、3C和家电销售稳健以及超市业务强劲增长所推动,在服务业务方面亦录得强劲表现,相信京东将继续专注于用户增长、改善用户体验和投资社区团购业务,上调2021年和2022年的盈利预测16%和13%,以提高营运效率和规模经济,下调其ADR目标价11%至85美元。

下沉市场战事未决

尽管新业务亏损严重,但对京东的用户增长具有突出贡献。

截至今年6月底,京东活跃购买用户数达到5.32亿。而来自京东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其中至少有3亿用户来自下沉市场。

不过,京东年度活跃用户仍与阿里、拼多多存在差距,阿里对应数据为9.12亿,拼多多截至一季度用户数为8.238亿。

2020年12月,京东方面宣布,将京喜从一个事业部升级为独立事业群,包括主打下沉市场的京喜APP、社区团购业务“京喜拼拼”以及便利店业务“京喜通”三个板块。

其中社区团购由刘强东亲自带队,京喜拼拼上线首日,便开通13座城市,随后近四个月内,其相继开通近80座地级市。

京喜帮助京东收割了下沉市场红利,但主打团购业务的京喜拼拼,却出现局部战略收缩之势。

今年5月以来,京喜拼拼接连退出福建、甘肃、贵州、吉林、宁夏和青海6省。近期,又从耕耘5个月之久的山西市场退出。

一名太原当地的城市服务商表示,“8月初,京喜拼拼就从太原撤退了。”京喜内部员工也确认已经退出山西市场,“烧不下去了,连橙心优选都不如”、“物流人员基本上解散,业务去河南”。

中信证券此前的调研,京喜拼拼第二季度日均单量及GMV环比仍增长均超300%,其中GMV约37亿元,日均订单量450万件。

“对于零售行业的长期成功而言,成本效率和用户体验是最为关键的,我们最为需要关注的就是供应链和物流能力,而非通过不惜代价加大补贴方面的竞争,来拓展市场规模。”京东集团首席财务官许冉表示,目前,公司已经对该业务完成了一些战略上的调整。

这意味着,京东经过2个季度的摸索以后,调整过去补贴开城的做法,有的放矢地退出部分市场,退而追逐区域龙头地位。

有分析称,社区团购短期内不可能成为各大巨头的盈利项目,对京东而言,保留买菜业务的想象空间,承担的是讲故事的任务,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。

继续加大物流投入

仓储物流和供应链是京东的护城河,也是影响其业绩成果的最大变量。

此前,独立上市的京东物流对京东集团的依赖程度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。2017年,京东物流开始对外开放,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,京东物流来自于外部客户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9.9%、38.4%和43.4%。

8月23日公布的财报显示,2021年上半年京东物流外部客户收入达到265亿元,占总收入的比重为54.7%,同比增长109.6%。

整个上半年,京东物流实现总收入485亿元,同比增长53.7%;期间净亏损152亿元 ,亏损额度远超2020年全年的40亿元。

对于亏损的原因,京东物流表示,亏损是因为长期加大网络基础设施、供应链技术研发等投入,以及进一步加大供应链解决方案及服务广度深度、扩大就业规模等。

具体而言,随着外部客户业务增加,导致综合运输部分频繁使用供应商,从而令外包成本同比上升94%至190亿元;租金成本上半年同比增加60.4%至45亿元,这是由于过去12个月里,京东的仓库数增加了450个,这相当于2007-2017年十年间增量总和。今年上半年京东物流又新建300个仓,截至今年6月30日共有1200个仓库。

此外,自营起家的京东物流长期给快递员工缴纳“五险一金”,上半年员工福利同比增加48.6%至172亿元,公司26万一线员工支付的月平均工资支出超过1.1万元。

技术投入方面,2021年上半年,京东物流研发投入14亿元,占总收入的2.8%,同比增长55.2%。目前已在全国28个城市运营了38个亚洲一号大型智能仓库,上半年在南宁、海口等城市新增6个。

总体来看,京东以自建仓储为基础的物流体系,是典型的“规模效应”型业务,新一轮网络基础设施扩张后,需要时间来提升利用效率,摊薄仓库的租赁、运营员工的等各项硬性开支,因此短期盈利仍将承压。